• ?
    聯系我們

    廣東聯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

    業務咨詢:400-899-0990

    技術服務:400-899-0899

    咨詢熱線

    公司前臺:0756-2119588

    售前咨詢:0756-2119558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區興華路212號能源大廈二樓

    社會新聞
    當前位置 > 首頁 > 社會新聞

    揭秘Neuralink:馬斯克的腦機交互新夢想

    類別:社會新聞發布人:聯迪發布時間:2017-04-21

    據外媒Futurism報道,在蒂姆·厄本(Tim Urban)深入了解了數星期后,有關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新創立的的腦機交互新公司Neuralink的細節,終于浮出了水面。日前,蒂姆·厄本在外媒Wait But Why網站上上傳了一份詳細的報告,報告里記敘了他和馬斯克以及Neuralink團隊,在其位于舊金山總部的數周經歷。厄本為我們提供了一個信息量很大的有關馬斯克此次投資,和有關人類進化問題的概述,但對于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我們有必要先帶你了解一下Neuralink這家公司的情況。

    我們的人腦有兩個重要的“層”(layers):一個是大腦邊緣系統,它能控制你的情緒、進行長時間記憶以及行為等等這樣的活動;另一個則是腦皮層,它能處理你的復雜想法、推理以及長遠規劃等等這樣的活動。而馬斯克想讓他的腦機交互系統成為可以協助人腦其它兩個層的“第三層”。然而,這個目標最為詭異的一點是,馬斯克認為人類或許已經具備了這個“第三層”——我們只是不具備一個能操控它的最好接口。

    Neuralink的目標是剔除這個中間協調者,將我們目前所掌握的技術直接放到我們的大腦里。目前,我們需要借助手機才能將自己的想法傳送給另一個人,但Neuralink想將這一交流方式替換成大腦對大腦的直接傳輸。

    所幸的是,我們完全有能力可以去控制這點,馬斯克向厄本說道:“別人是不可能讀取你的想法的——你必須先同意讓他們讀取,如果你不同意的話,這事就成不了。就像如果你不讓你的嘴巴說話的話,你的嘴巴就蹦不出一個字?!?

    此前,馬斯克已經面試了超過1000個人,才最終選定出了8個能在Neuralink團隊,幫助他打造人類未來的人選。馬斯克表示,組建一個合適的團隊這件事的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他需要找到有能力進行跨學科研究的人才,他們所涉及的研究領域將覆蓋從腦外科學到微觀電子學等等的諸多學科。

    馬斯克招募到的這伙人確實是名副其實的“最強大腦”團隊。他們分別來自于MIT、杜克大學和IBM等等世界知名學府和企業,他們的研究課題包含“神經塵?!保╪eural dust)、“腦皮層生理學”(cortical physiology)和“人類心理物理學”(human psychophysics)等等這樣高大上的關鍵詞。他們當中有的是工程師,有的是神經外科醫生,還有的是芯片設計師。如果說有任何人能幫助馬斯克實現他對人腦交互的愿景的話,那一定就是他們了。

    Neuralink不會通過BMI(腦機交互系統)將你變成一臺行走的計算機,它傾力推出的首款產品將更具針對性。

    “我們在未來幾年計劃向市場推出的東西,將幫助那些腦部受到嚴重損傷的人(中風、癌灶、先天畸形等)?!甭硭箍蘇庋檔?。

    就像SpaceX會利用替國際空間站運送貨物所賺取的資金來資助它對可回收火箭的研發,或是Tesla會利用它前期電動車產品的銷售利潤來資助它對新電池的研發那樣,BMI在早期將通過幫助治療疾病或是幫助殘障人士所賺取的資金來資助它研發那些真正令人興奮難耐的技術。

    至于那些能讓健康人進行心靈通訊的技術會在何時到來?馬斯克為我們指明了一個相當樂觀而又充滿種種不確定因素的時間線:“我認為當我們的產品被殘障人士用上8-10年后,這一天將會到來...我們要必要線弄清楚一點,那就是我們的技術還需要等待監管部門的審批時間。此外,我們的設備對殘疾人的幫助有多大,對技術的進一步研發也非常重要?!?

    這還只是Neuralink所面臨的諸多阻礙中的兩個。埃隆·馬斯克以往所取得的成就或許讓創新看起來變得容易了,相較之下,他對Neuralink這家新公司想法的復雜性,讓他對前往火星的想法都變得有些簡單了。

    首先,Neuralink需要解決一系列的工程難題。Neuralink需要解決有關生物相容性、無線通訊、供能,以及最最困難的帶寬問題。到目前為止,我們還從未將實現過將超過200個數量的電極,一次性裝入人腦。當談及這個能改變世界的新式交互方式時,Neuralink團隊告訴厄本,他們正在考慮一個像“100萬個能同時記錄數據的神經元”一樣的東西。Neuralink不止要找到一個能讓我們的大腦同這些電極進行高效交流的方法,他們還需要解決將這些電極放置到人腦當中的具體操作問題。

    然而,工程問題還只占據了這場戰役的一半戰場。就像馬斯克自己所說的那樣,監管審批將成為Neuralink技術研發和推廣應用過程中的一個很大的影響因素。Neuralink公司還有可能面對種種非議,民眾或許會對此感到害怕,因為他們不敢讓別人切開他們的大腦來放置一些高科技的機械小玩意兒。

    根據美國知名研究機構皮尤(Pew)最新發布的一份調查報告,比起基因編輯,民眾甚至更擔心腦機交互。他們甚至會無端地害怕自己腦子里的電腦萬一被黑客黑了,該怎么辦?

    除了我們上面提到的這些問題之外,我們對大腦是如何運轉的這一問題的理解還是遠遠不夠的。而Neuralink眾多工作中的一項就是去更好地研究我們的大腦。

    所幸的是,Neuralink在重塑人腦的偉大戰役中并非單打獨斗——目前,許多大學和研究機構都在推動腦機交互技術的進步。目前,Facebook旗下的Building 8也在研發他們自己的腦機交互系統,MIT正在研發一種可用于人腦植入的超輕電線,除此之外,一些半機器人的裝置已經可以幫助癱瘓人再次獲得行走的能力,讓盲人重見光明。每一個新分支的發展都會推動人腦交互領域的技術進步,Neuralink團隊也將從同行的失敗和成功中汲取經驗。

    就像在特斯拉汽車出現之前,就已經有其它電動車跑上了馬路。腦機交互其實并不是一個新概念——這一技術所需要的或許只是一個像馬斯克這樣的夢想家,來幫助推動它進入下一階段。

    ?
    客服1 客服2 188金宝博比分直播
    {ganrao} 体彩江西11选5怎么玩 上海麻将app哪个好 广西南宁老友麻将 幸运28开号规律 江苏11选5任5遗漏数据 浙江20选5走势风釆 京香julia所有番号 手机波克安徽麻将下载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期 怎么看股票趋势 彩库宝典 富贵棋牌游戏推广员 麻友圈贵阳捉鸡麻将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视频 福建31选7走势图浙 河南11选5开奖记录